收藏本页 | B2B |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
99

雅途印刷

纸品印刷 名片|宣传单|画册|杂志|产品手册|海报|折页|说明书|...

网站公告
雅途印刷电话:0755-29084899,业务QQ:2833243221雅途印刷是一家专业生产制作名片,宣传单,画册,杂志,产品手册,海报,折页,说明书,复写联单票据,信纸信封,邀请函,贺卡,手提袋,广告纸杯,PVC会员卡,不干胶标签,深圳宝安西乡坪州广告印刷专业生产厂家,为你提供全面的LED灯具相关价格,型号,图片,参数信息!
新闻中心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刘育邦
  • 电话:075529084899
  • 手机:13632861520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张天师玄机
輶轩语205555凤凰天极网幽默,(张之洞)1
发布时间:2020-01-18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一、本书以光绪二十一年乙未夏陕西学署刻《輶轩语》为蓝本。此本为翰林院编筑南丰赵惟熙提督陕西学政时主办刊刻者,刻印工致,蒐罗完好。

  一、以王树楠编《张文襄公全集》本(中国书店1990年影印,收入《海王村古籍丛刊》)为参照。并参照武汉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点校本《张之洞全集》,此本所点校之《輶轩语》,标点多有欠妥者。

  律令,学政按试毕,集诸生于堂。行赏罚,申以董戒,名曰发落。使者行部之处,凡士习得失、文学利病,不吝竭知详说。然漏刻有限,不能尽言,且子衿如林,到者不能共闻,闻者不能悉记,故举当为诸生言者,条分约说,笔之于书,以代喉舌。分为三篇:上篇语行,中篇语学,下篇语文。其间颇甚粗浅,间及深广,缘质学非一,深者为高材生劝勉,浅者为学僮告戒,要皆审切时势,阐发条理,剖析易行,不为大言空论,得意而叙,一无剿谈。使者尝谓蜀中士人机灵解悟,向善好胜,不胶己见,易于发动,远胜全部人省。所望不以此言视为规瑱,引伸触长,来日收获必有可观。使者自惟,资学不逾中人,益之荒落,岂谓一人之知综括无阙?特在官言官,谊无多让而已。

  光绪元年头日提督四川学政、侍读衔翰林院编筑南皮张之洞书。(本名《发落语》,或病其质,因取扬子云书《輶轩使者绝代语释》之义,谓与蜀使者有关,命曰《輶轩语》。)

  教士之叙,其宏纲步伐,世祖皇帝卧碑八条、圣祖皇帝圣谕十六条尽之。凡属士林,恭敬效力。别的,儒先教条、学规,具有成书,无待演说。兹择其切于今日世风、本省士习者言之。

  德性不必叙到渊博微渺处。心计慈良不险刻,言行诚笃不恶毒,举动安靖不轻率。不为家庭事兴讼,不致以邪僻事令人告讦,不谋人良田美产。住私塾者不结党放荡,不论大场、小场守律例不肇事。贫者传授全心,富者乐善好施,广兴义学,捐钱多买书本置于本处书院,即为有德。

  不涉讼,不收支衙门,不结交吏胥,不参预本州县局事。出于无奈入局者不侵渔,教书院、义学不素餐,求功名不趋奉,试场不作弊。武生勿与帽顶买卖。(蜀人谓匪类为帽顶。)即为有品。

  不以一衿而自足,不以能文而炫耀,发愤希古,不随流俗,不论学、行两端,常与前人比较,不以今人自宽,是谓空旷。(常读书,常对前人,即是与昔人比较法。常看史事,胸襟自然阔大。常览昔人言行,意向自然添加。)

  志在圣贤,固是渊博。即想立功名、图前进,亦是发奋。若得青衿,视同极品,自雄老家,营营锱铢,陋哉!

  士人立身涉世,居官立朝,皆须具有节气。当言则言,当行则行,持正不阿,方可无愧为士。乡愿一途,世俗所喜,伟人所恶。然节气非可猝办,必须养之于常日。惟寒微时,即与正士益友以名节廉耻彼此激劝,则积久而益判断矣。

  伏处乡僻,不见胜己,不惟无师,抑且无书,见闻何由雄壮,盼望何由激劝?前人千里负笈,岂得畏难辞劳?若守一教练之言,必致俗陋相承,愈传愈谬。名师固难,良朋不少,果能谦逊广益,友即师也。

  扶直世教,利国利民,正是士人分所应为。宋范文正、明孙文正,并皆身为诸生,志在寰宇。国家养士,岂仅望其能作笔墨乎?醒目经术,明于大义,博考史传,周悉利病,此为底子。尤宜探究本朝逸事,明悉当时局面,方为凿凿经济。盖不读书者为俗吏,见近不见远;不知时务者为陋儒,可言不成行。即有大言正论,皆蹈《唐史》所讥“高而不切”之病。(本朝书必宜读者甚多,但《皇朝三通》、《大清会典》之类,寒士不易得见。若《圣武记》、《满汉名臣传》、《皇朝经世文编》、《国朝先正事略》之类,坊间多有,必须旁观,有志经世者不厌求详。)

  川省户口最繁,民寿辰窘,大为可虑。在长吏样板,固自别有步调。即以士林而论,抢救之讲,惟有力行节流一策。尝谓一乡习性,视乎士类,果能相率崇俭,田园必有观感,浮华渐除,生活自然渐裕。都会读书人,遑王中王504开奖结果,急布告诸君坚信要看看。尤戒专谈寒暄狡猾,即异日显达仕宦,亦望以此矜持,则廉正无欲,必有政绩可观。

  古报答士,期于博通今古,德成名立。倘若不遇,谈学著书,安贫乐讲,足以疗饥。惟其有谈,于是可乐。今人入塾、应考者虽多,名则为士,而师承固陋,作辍无恒,帖括以外,固无所知,应试诗文亦不及格,冤屈观场,妄思弋获,至于疲钝老迈,变计无及。农工商贾皆所不晓,贫窘颠踣,计无复之,遂至丧行败检。窃愿读书者务须专精发奋,学必求成。如自揣抱负不坚,不如及早弃去,自占一业,尚可有资事畜。慎无冒士之名,无士之实,悠悠泄泄,自误生平也。

  枵腹搜枯,苦而无益。破承起说,枝节成篇,平生不能佳矣。近今习俗,年方幼学,五经未毕,即令强为时文。其胸中尚无千许字,何论文辞,更何论义理哉?常见有开笔十年而文理仍未明顺者,难讲欲速反迟?多读书,多读古文,多读时文,沛然有馀,再使操觚,自然可观,稍加绳削,期年即已入筘,岂不甘苦悬绝哉?

  消沮英华,填充民俗,最为大忌。俗师为见功计,以愚其居停;后代为嬉游计,以欺其长老。叩其谈则曰“学准则”。夫场屋规则,皆为防弊而设,果使自出心裁,则橐笔而入,纳卷而出,自无从得罪原则,何必学哉?不学文艺而学其仆仆风廊乎?此与“早开笔”一条,皆《论语》所谓“贼夫人之子”者。近今学人,天禀高妙者小就,质禀笨拙者无成,正坐此病,不知斫丧若干人才矣!今为快呼痛诋,慈父良师各宜垂为严禁者也。

  功名得失,自有命存。好在得之,桑梓诟病,不敷为荣。挟持诛求,毁家倒合,亦不偿失。不幸好败,荷校罹刑,辱莫甚焉。应试求荣,何为出此?使者于此辈,深恶其鄙,尤闵其愚。如志在表异齐民,则援例纳粟,一阶一命亦邀章服之荣,尚觉后光率直,何必冒法网与贫士争一青衿哉?(因歧冒而借人三代,诈称出继者,实为悖理忘本之尤。蜀中此弊颇炽,武童尤甚。此辈不可教授,惟当以官法治之耳。又童试多有年才五六十而填注八九十者,贪图幸进,便可叠叨恩榜,坐致词林,以吓愚蒙,为患家园。比年已事,较然可睹。此尤奸巧流氓,与舞弊作奸无异,保结者不得辞其责。)

  顾枪之弊,川省为最,保结廪生,实为首恶。察觉褫黜,图利有限,功名不赀,不待言矣。假若通县廪生十二人,人保三枪,枪作三卷,则捉刀之作已及百篇。况此间枪替,一场尚不止数十人。学额能有几许?童生有何几望?这样十年,胶庠尽是富儿,寒士无一家一人读书者矣。为廪保者,独不为己之后代应试计乎?不特此也,群众皆不读书,则己欲求觅馆地亦不行得,莫非自贻伊戚哉?敬告为廪生者,不保枪冒,便是修德行善,为己身及后世造福也。(提学专主宽政者,一再于报政受代之日,将滥保褫黜者盛行开复,乃至视禁令为具文。使者眼见蜀事,意在救时,闵此孤寒无途,不惮身为怨府也。)

  川省士林,讼风甚炽。琐琐渎告,已为非理。甚者谋利居间,为辅为坐,最玷儒冠。或有本无所为,负愤慨争,牵涉纠结,尤为无谓。不思败者固辱,胜者仆仆对簿,徒隶杂处,亦有何荣?盖百战百胜,不如偃兵而民安;百讼百直,不如无争而人服。且讼则终凶,未闻以此致富者。州县到官之初,一再访求讼师,多方捕治,积成冤对,终罹征采,何苦为此?

  此乃天地通病,然须发愤戒之。先除此病,尔后可言品学、经济。堕行干禁,多由于此。犯此者因此自解,或曰家贫,或曰亲老。不知渴死不饮盗泉,祀亲必求仁粟,何乃以此藉口耶?寒士营生自有正途,止可择其不伤义者为之耳。薛文清有言:“为学必先治生。”或疑治生讵非为利?要知不然。学者治生之叙,筑德朴素、博学多能而已。有此数善,理无饿莩。即如传授糊口者,苟能学优文美,训课敦厚,成果落伍,不较锱铢,自然屣履争迎,羔雁踵至。推此以求,凡执全部人业者,何独不然?岂必损人自利、罪大恶极,乃可生于世间哉?

  士生今日,图书详备,但当读书耳。读且不能尽,名且不悉知,何暇言著书哉?四部九流,千般学问,大家成书已如烟海。即以国朝人而论,已难殚述。今人偶有所得,早为古人道及,甚至久为昔人摈弃而驳正之矣,尚津津然笔之于书乎?经学尤不可轻言著述,徒为通人所诃而已。必能精明特为之学,读尽特别之书,真有所见,出乎其外,方可下笔。至如诗文集,前人名家太多,当世识者亦不少。末学下士既无基础,又鲜功力,学作之则可,勿轻言刻集行世也。

  比年川省鄙俗,扶箕之风大盛。(《叙文》引《尚书》“稽疑”字作“卟”。然非今日“扶箕”字。)为其术者,将理学、释老、方伎合而为一。昨在省会,有一士以所著书来上,将《阴骘文》、《觉得篇》、世俗说流所谓《九皇经》、《觉世经》与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杂糅牵引,忽言性理,忽言《易》道,忽言神灵果报,忽言丹鼎符箓,鄙俚拉杂,有如病狂。此大为民心风气之害,立刻痛诃而麾去之。明理之士急宜猛省,要知此乃鄙谚所谓“魔道”,即与二氏亦无涉也,良士勿为所惑。

  此间奸民,更有托言宣谈圣谕,实即如上项所为,名是实非,使官师里长不能明禁,尤为奸诈可虑。

  士人志切科名,时时喜说《阴骘文》、《觉得篇》二书。二书意在感染庸愚,固亦无恶于天地。然二书所言,亦有大端要务。现代俗奉此,则惟于其末节碎事,营营焉用其心,良可怪也。儒者自有《十三经》教薪金善,何谈不详?果能身材力行,伦纪无亏,事事忠实刚正,自然行谈有福,何用更求他们途捷径哉?

  文学之道,先贵诚笃。世有机敏浮薄之人,能作浅近诗数首,略记僻冷书数语,便兀奡大力,奇妙不情,自命为才子、名流。不惟见笑高贵,一染此种气习,终生不成入说。(如明之桑悦、徐渭,乃病狂人;陈继儒、金人瑞,乃俗陋人,所为不敷效也。)夫高阳才子、诸葛闻人,果是何等人物?乃以纤人冒居,致令世俗诟病,视才子、名士为一等极可憎之人,累及美誉,深可疾也!(《谈文》:“才,草木之初也。”与“材”通。本就草木之质言。舜所举十六族,有德有用,如良材美器,故谓之才子;舜流四族,败类害物,如恶木毒草,故谓之鄙人子。后世但以能文者为才子,失之远矣。《月令》“聘闻人、礼贤者”,《公理》引蔡中郎谈:“闻人者,谓其德性贞绝,谈术明后。贤者,名士之次。”其崇拜如此,近世直视为江湖乘客云尔。)

  阳间害人之物,无烈于此。此事乃古今奇变,不或许常情常理论者也。伤生耗财,废事损志,各种缺陷,不忍尽言。然则食之不暖不胀,不甘不芳,举世趋之,真如蓼虫食苦。尤足异者,报酬全部人邪僻事所累,纵不幡然,亦有作辍;独至此事,一陨此中,着迷不返,骨肉、至友不能劝沮,良方、上药不肯测试,日有孳孳,毙而后已。嗟乎!扔春华于九幽,变白天为长夜,充裕转为沟瘠,志士废为尸居。君子慎始,勿待噬脐可也。此固非特士人所当戒,然士工资此,更何望大成远到乎?定例:职官、有功名流及营兵阻挡吸食。读书明理之士,当上遵朝章,下爱性命。至于志士仁人,务其远者大者,无待申饬矣。

  为学之说,岂胜条举,根底岁月更非寥寥数行所能宣罄。此为初学有志者约言之,乃道路之阶梯、举措之手段也。

  《周礼》、《礼记》、《左传》断不成删,即呆笨者亦须买全本,就其上钩乙选读,日后尚可寻检寓目,不然,一世不知此经有几卷矣。

  此非余一人之私言,国朝诸教师之言也。字有形,形不一:一、古文,二、籀文,三、小篆,四、八分,五、隶书,六、真书,相因递变。字有声,声不一:有三代之音,有汉魏之音,有六朝至唐之音。字有义,义不一:有本义,有践诺义,有通借义。形声不审,训诂不明,岂知经典缘何语耶?

  如何而后能判断音义?务必识小篆、通《叙文》、熟《尔雅》。(“五雅”、《玉篇》、《广韵》,并宜参究。)俗师知其一不知其二,知其末不知其源,骋其臆谈,止如寱语。此事甚不易,非翻检字书便能精明者也。(《叙文》字部难于寻检,近人毛谟《说文检字》、黎永椿《说文通检》,颇便初学,黎书较胜。《方言》、《释名》、《小尔雅》、《广雅》、《埤雅》,为“五雅”。或以明方以智《通雅》易《埤雅》。)

  【按,后一条注文《张文襄公全集》本作正文:《方言》、《释名》、《小尔雅》、(非《汉志·小雅》元书,然是汉儒所作。)《广雅》、以《通雅》易《埤雅》,(《通雅》,明方以智作。)名“五雅”。】

  《叙文》初看无聊,稍解一二,便觉趣妙无穷。国朝讲《说文》之书甚多,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最善。段注繁博,可先看徐铉注《谈文解字》。(俗称“许氏《叙文》”,其书较简约,成都有版。)

  古时九州措辞分歧,而诵诗读书同归正读,故太史公曰:“言不雅驯,荐绅难言。”班孟坚曰:“读应《尔雅》,古语可知。”雅者,正也。近世一淆于方音,一误于俗师。至于句读离合,文义所系,尤宜解释。音读雅正,可据者有唐陆德明《经典释文》一书,个中皆搜集魏、晋、南北朝诸家音释,差别者并存之,各本经文差别者标出之,此可听学者自视家法择善而从。总不出此书以外,即可为有本之学。(《释文》旧有两本,今武昌局刻乃用卢校本翻雕,豁后可看。成都亦新刻。)

  经传中语,同此一字,而辞别平仄,音读多门,以致韵书数部并收,异同之辨,相去杪忽。此皆六朝时学究不达本源、不详通变者所为。(来历者,形声。通变者,转注、假借。)揆之六书之义,实多难通,故《颜氏家训》已发其端,《经典释文·叙录》直攻其失,近代通儒纠擿尤备。特初学讽诵,不示离别,将各骋方言,无从画一。且义随音别,解识(记也。)为易。律体诗赋一出,更难通融,此乃相机行事之道。又同此一字,或小有形变而解诂遂殊,点画无差而训释各别。训因师异,事随训改,各尊所受,歧谈滋多。然正赖此经本异文、异读、异义杂乱抵牾,得以钩考古义。学者博通以后,于音义两端窥见出处,自晓通借。先觉其分而后知其合,不行躐等也。(此二条虽是约讲,颇有深叙,小学家字书、韵书主旨略具,通材详焉。)

  《经典释文》皆用反切。反切者何?反,翻也,犹言“翻译”也。(反切之“反”,平声,读如雪冤之“反”,与“翻”同字。《通鉴》注音即书作“翻”。宋人有《翻译名义集》。)切,急也。(唐人忌“反”字,改称“切”。)反者,一字翻成两声,切者,两字闭成一声,实在一也。缓读则是反切之两字,急读便成所求之一音。如经传所载,“不成”为“叵”,“之乎”为“诸”,“若何”为“那”,“勃鞮”为“披”,“邾娄”为“邹”,“终葵”为“椎”,“鞠穷”为“芎”,“不律”为“笔”,“须葑”为“菘”。三代语如斯者,不可毛举。魏孙炎因创为反语之法,以两字定一音,为直音一字易差,(字下注“音某”者为直音。一描写有写讹,一声亦恐小变。)反切两音难掍也。(有两字,彼此参检,不至两字形声,姑且俱误也。)反切之义,但是这样。法甚简,理甚浅,妇孺可晓。(初制反切之时,不过取其合声,就此两字推度之,则上一字必同母,下一字必同韵。此乃自然之理,不劳求索而自合。)乃宋从此人不信古经,而好佛书,遂认为反切字纽出于西域,牵合华严字母,等摄烦碎,令人迷罔。(宋人始以唐僧珙《反纽图》附《玉篇》后,等韵亦宋人作。)其实与三代秦汉六朝此后之声韵,丝毫无关。夫经字须用反切者,是以教不识字之孺子也,如昆裔纽弄等韵之道,文士老儒且多瞀惑,古人何苦造此难事以困童蒙哉?(辨字母之非古,详戴震《东原集》。)因近世学人,屡屡以反切为微眇难穷之事,故为浅叙之。(或将反切两音合读之而不能得声者,不晓古音故耳。如“亨”字,许庚反,古读“许”如“浒”也;“老小”之“长”,丁丈反,“射中”之“中”,丁仲反,古读“丁”如“争”也;“德性”之“行”,下孟反,古读“下”为“浒”,读“孟”为“芒”去声,读“行”为“杭”去声也;“霸王”之“王”,于况反,古读“于”如“污”也;“殷监”之“监”,工暂反,古读“监”如“淦”也;亵,私列反,古读“私”如“犀”也。)

  诂者,古言也,谓以今语解古语。此逐字表明者也。训者,顺也,谓顺其口吻解之。(或全句,或两三字。)此逐句表明者也。时俗教材,何尝不逐字逐句疏解?但字义多凭空,语意多感导耳。

  训诂有四忌:一,望文生义。(古书多有一字数义之字,随用而异。有假借字,字如斯写,却不作此字解。有讹脱字,不能强解。若不加详考,姑就本义串之,此名望文生义。)一,向壁虚造。(非论实字虚字,解讲皆须有本。出于六朝夙昔书者为有本。若以想固然之法行之,则依稀好似,似是而非,此名向壁虚造。)一,莽撞灭列。(古事自有首尾。散见本书我们书不能捏造。古礼自有那时制度,古书自有那时文体,亦有本书义例。凡一书必有本书之大例、句例、字例。若随便坚强,关于此而背于彼,此名粗暴灭裂。)一,掩耳盗铃。(凡解经者,地名须实指何地,人名须实指何人,器物草木须实指何器物草木,若函胡草率,但以“地名”、“器物名”、“草木名”了之,事既不详,理即虚浮,此名掩耳岛箦。)

  总之解经要诀:若能以一字解一字,不添一虚字,而文从字顺者,必合;若须添数虚字修缮排解方能针言者,定非。

  汉学者何?汉人注经、讲经之叙是也。经是汉人所传,注是汉人设立,义有师承,语有依据,去古近来,多见古书,能识古字、通古语,故务必以汉学为本而推阐之,乃能有合。以还诸儒传注,其义理精华足以补正汉人者不少。要之,宋人皆熟读注疏之人,故能推阐建立。(朱子论贡举治经,谓“宜研究诸家之叙,各立家法而皆以注疏为主”如斯。即如南宋理学家如魏鹤山、词章家如叶石林,皆烂熟注疏,其他们可知。)傥不知来历,即读宋儒书,亦蛊惑也。当前学官所颁《十三经注疏》,虽不皆为汉人所作,然注疏所言即汉学也。(国朝江藩有《汉学师承记》,当看。阮元《经籍纂诂》,为训诂最要之书。)

  汉学所要者二:一,音读训诂,一,考据毕竟。音训明,方知此字何以语;考据确,方知此物何以物,此事因何事,此人何以人;而后知圣贤此言是何说理。不然,空谈臆谈,望文生义,即或有理,亦所谓郢书燕讲耳,于经旨无与也。譬如晋人与楚人语,不通其方言,岂能知其意中事?不问其姓氏里居,岂能断其人之行谊怎么耶?(汉人谈岂无讹漏?汉学者,用汉人之法、得汉人之意之谓也。)

  《十三经注疏》及相台岳氏本五经,(江苏、贵州曾依殿本再翻,成都新刻。)皆古注。(《易》,王弼、韩康伯注。《书》,孔安国传。《诗》,郑康成注。《年纪左传》,杜预集解。《礼记》,郑康成注。)沿明制风行之五经,皆宋、元注。(《易》,朱子本义,程传。《书》,蔡沈传。《诗》,朱子集传。《年岁》,旧用胡传,今废,仍用《左传》杜注。《礼记》,陈灏集叙。)此为端庄正注。《御纂七经》乃荟萃历代传谈裁定。

  经语惟汉人能解,汉儒语惟国朝通儒能遍解。何也?国朝诸大儒读书多,记书真,校书细,好看古书,不敢轻改古本,不肯轻驳古叙,善思善悟,善参校,善比例,善仳离真伪,故经学为千古之冠。书多矣,以《皇清经解》为大量,虽未全录,已得或者。此书一千余卷,当从何种看起?先看郝疏《尔雅》、段注《叙文》、《经义述闻》三种。(此书书精价廉,一举而得数十百种书,计无便于此矣。乍看注疏,人所不耐,故必以国朝人经讲先之。)学海堂辑刻《皇清经解》成书后,续出者尚多,先出而未见、未收者,亦不少,以此例之即得。

  通志堂刻《经解》,卷轴虽富,菁华无多。(个中上驷多有别刻本。李衡《周易义海大纲》、敖继公《仪礼集讲》、卫湜《礼记集谈》,一样刻本。)当徐东海初刻时,即缘何义门所讥,其与学海堂刻《经解》相去远甚。若治经此后起头,穷年莫殚,所得有限,不惟白搭,且茫无模仿,转致迷罔矣。若于此讲遭源流宗派既已秩然,再取读之,未为晚也。

  十三经岂能尽通?专精其一,即已不易。历代经师大儒,大略以一经名家者多,兼通群经,古今止稀有人。今且先治其一,再及其全班人。但仍须参考诸经,博综群籍,方能通此已经。不然,此已经亦不能通也。

  先师旌德吕文节教不佞曰:“欲用注疏工夫,先看‘毛诗’,次及‘三礼’,再及全班人经。”其谈至精,请申其义。盖《诗》、《礼》两端最切人事,义理较我们经为显,训诂较全班人经为详。此中言名、物,学者能达与否,较然易见。且四经皆是郑君元注,周备无阙,《诗》则毛传,粹然为西汉经师遗文,更不易得,欲通古训,尤在于兹。(古人训诂,乍读似觉不情,非于此冰释理顺,解经终是隔膜。)《礼》之要求颇多,卷帙亦巨,初学畏难。《诗》义该比兴,兼得修造性灵,郑笺多及礼制,此经既通,其于礼学寻途研究,自不能已。《诗》、《礼》兼明,全班人经方可著手。《书》道政事,《年龄》道名分,典礼既行,尔后政事、名分可得而言也。(《尚书》家伏生,《左传》家贾生,《公羊》家董胶西、何劭公,皆精于礼学,案其书可知。)《易》叙深微,语简文古,训诂、礼制在所有人经为精,在《易》为粗。所谓至精,乃在阴阳转动讯息,然非得其粗者,无由遇其精者。(此姚姬传论学古文法,援之认为治《易》法。精者可遇而不行凿,凿则妄矣。)“三礼”之中,先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,次《周礼》。《仪礼》句碎字实,难读能解,难记易晓,注家最少,异说无多。好在《礼记》一书就是传闻。(《礼记》难于《仪礼》,《仪礼》止十七件事,《礼记》之事多矣,特其文条达耳。)《周礼》门类较多,叙理更为博大,汉人谈者亦少,(晚出之故。)故较难。然郑注及国朝人零散解谈亦已剖析。《尚书》辞义既古,隶古传写,通借、讹误,自汉初即有今、古文两家异文歧读。(此谓真古文,非蔡传所云“今文无,古文有”之古文也。)至西晋梅氏古文晚出,唐初伪孔传专行,(六朝江左即通行,未定一尊耳。)而汉代今、古文两家之经传眼前俱绝,故尤难通。《年龄》乃伟人治世大权,微文隐义,本非同家人发言。(《史记》明言之。)“三传”并立,谈理例外。《公羊》家师叙虽多,末流颇涉傅会,何注又复奥朴;《左传》立学最晚,汉人师说寥寥,惟杜注行世,世人以其事博辞富,求传而不求经。故《公羊》家理密而事疏,《左传》家事详而理略。(非谓左氏,谓治左氏者耳。)《谷梁》师谈久微,(见《隋书·经籍志》。)国朝人治者亦少。学者于《年事》,若谓事事能得圣心,谈何便利?至于《周易》,统贯天人,成于四圣,理须后圣方能洞晓,京、孟、虞、郑诸民众以及子弟诸家,皆止各谈所得,见仁见知,从无一人能为的解定论,势使然也。且阴阳无形,倘若谬称妄叙,无人能质其非。所以通者虽少而注者最多,演图比象,大肆纷纷,所谓画狗马难于画鬼神之比也。总之,《诗》、《礼》可解,《尚书》之文、《年龄》之义不能尽解,《周易》则通儒毕生讨论,终是解者少而迷惑者多。故治经依次,自近及远,由显通微,如此为便,较有实得。(蜀士好叙《易》,动辄著书,大不成也,切宜戒之。)尹吉甫之诗曰:“古训是式,威仪是力。”古训,《诗》学也;威仪,《礼》学也。此古待遇学之方也。(试考年纪时,几无人不诵《诗》学《礼》,称讲《尚书》者已较少。至于《周易》,除卜筮外,谈者无多,意亦可知三代时,《易》不以谈授僮,为太史掌之,今赖有《系辞》,或可窥见一斑耳。)

  非谓此经能干,方读彼经;谓肤浅者未明,则平常者不必妄加穿凿,横生臆见。津梁既得,则各视性之所近,深造致精可也。治《诗》、《礼》可不兼“三经”,治“三经”必涉《诗》、《礼》。

  每已经中皆有大义数十百条,宜磋商周详,会通衔接,方为有益。若仅随文训解,一无意得,仍不得为通也。

  考据自是要义,但联络义理者必应博考详辨,弗明弗措。若细碎事体猝不能定,姑还是讲,无须徒耗日力。

  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后汉书》、《三国志》、《晋书》、《宋书》、《齐书》、《梁书》、《陈书》、《魏书》、《北齐书》、《周书》、《隋书》、《南史》、《北史》、《旧唐书》、《书》、《旧五代史》、《新五代史》、《宋史》、《辽史》、《金史》、《元史》、《明史》,此廿四部为正史。凡引据昔人真相,先以正史为凭,再及野史、杂史。仅看坊本删削《纲鉴》,不得言史学。

  唐刘知几《史通》,最为史学枢要,必当先读。国朝万斯同《历代史表》、沈炳震《廿一史四谱》、李兆洛《纪元编历代地理今释》、王鸣盛《十七史咨询》、赵翼《廿二史条记》、钱大听《廿二史考异》,皆读史者不成少之书。

  全史稠密,从何谈起,“四史”为最要。(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后汉》、《国志》。)四者之中,《史记》、《前汉》为尤要。其要若何?语其高,则证经义,(多古典、古言、古字。)通史法;(诸史义例,皆本马、班。)语其卑,则古来词章,不管骈、散,凡雅词丽藻,大半皆出个中,作品之美,无待于言。

  诸史中格式文笔,虽有高下,而其有益实用处,并无轻浸之别。盖一朝自有一朝之功绩、一朝之典制,无可轩轾。且时候愈近者愈切于用,非谓“四史”以外可束高阁。“四史”外,《新五代史》最好,义例方正,文辞和雅。(其疏处前人已言之,《书·志》亦欧作。)《钦定明史》,形式最精。

  史学须渐次为之,亦须穷年累月。若欲知照历朝局势,莫如《资治通鉴》及《续通鉴》。(乃国朝毕沅撰,非指宋、元、明人所续者。)《通鉴》犹恐未能衔接,宜兼读《通鉴纪事本末》、宋元明《纪事本末》。(温公自作《通鉴目录》,浅近易寻,金陵局刻。)

  “三通”并称,然《通志》除“二十略”外,皆可不读。二十略中,亦多不行据。《通典》甚精,多存古书、古礼。(于经学甚有益。)若意在经济,莫如《文献通考》,详博综贯,尤便于用。中资者傥苦其卷帙繁浸,则坊刻有《文献通考详节》一书,亦可先一玩赏,略得端倪,尔后以还问津。

  览虽宜博,欲求精熟,则亦贵专攻,但能精熟一二种足矣。隋刘臻精于两《汉书》,人称“汉圣”;宋范祖禹熟唐事,著《唐鉴》,人称“唐鉴公”;国初马骕熟三代事,撰《绎史》,人称“马三代”。此古报答史学之法也。苏文忠读史有“八面受敌法”,谓业绩、典制、作品诸门,每读一次,专寻一端,亦可则效。

  读史宜读表、志。(《钦定辽金元三史国语解》,读此三史者最要。)

  作史以作志为最难,读史以读志为最要。三代典章制度皆在个中,若止看列传数篇,于史学无当。(除三史外,《隋书-经籍志》、《·地理志》、《明史·历志》皆要。)表亦史家要领,可订岁月之误,兼补纪、传之阙。(简质薄情,人所厌观,先览能够,用时检之。)

  结果详确,善恶自分;首尾领会,得失乃见。若不详年月,不考地理,不明制度,不揣局势,妄论严求,横生品评,则毛病倒置,徒供后人取笑耳。读史者贵能详考业绩、昔人效率言谈,猜想盛衰之倚伏、政治之沿革、大局之轻沉、习气之变迁,为其可能益人神智,遇事见诸程序耳。昔人往矣,岂劳后酬金之谳狱注考哉?(胡致堂论史,不成为法。)

  明人陋习,不惟《史》、《汉》,但论其文,即《周礼》、“三传”、《孟子》,亦以评点时文之法批之,鄙陋侮经,莫甚于此,切宜痛戒。《史》、《汉》之文法、文笔,原当讨究效法,然此后生俗士鄙见俗话,公然标之简端,大不可也。(卷端止可著改正、考证语,若有研商文法处,止可别纸记之。读诸子同。)

  子有益于经者三:一,证佐事实。一,证补诸经伪文、佚文。一,兼通古训、古音韵。然此为周、秦诸子言也,汉、魏亦颇有之。至其义理虽未免偏驳,亦多有关于经义可相创作者,宜辨其真伪,别其瑜瑕,斯可矣。唐以还子部书最杂,不成同年而语。

  诸子谈术分别,系统各别,然读之亦有法。首在先求训诂,务使凿凿可解,切不可空论其文,臆想其理。(如俗本《庄子因》、《楚辞灯》、《管子评注》之类,最害事。)即如《庄子》寓言,谓其事多虚伪耳,至其翰墨、名物,依然真实可解,文从字顺,岂有著书传后,故令其语在可晓不成晓之间者乎?以经学家实事求是之法读子,其益无尽。大抵天下间人情物理,下至猥琐纤末之事,经、史所不能尽者,子部无不有之。其趣妙处,较之经、史,尤易引人入胜。故不读子,不知瓦砾糠秕无非至讲;不读子,不知文章之样貌变化百出,莫可头伙也。(今人学古文感触古文,唐、宋巨公学诸子感到古文,此古文家秘奥。)此其益人,又有在于表里经、史之外者矣。

  诸子切要者,国朝人多有校刻善本。(多在丛书中。)其未及者,明人亦多有仿宋沉刻单行本。但枝节求之,即五都之市,亦须千秋万代始能完好,将何日读之耶?为学者计,唯有多买丛书一法,购得一书即具数种或数十种,其单行精本徐图可也。明刻丛书极为荒率,脱误当然,其专辄修改最为大害。然不闻陶渊明语云“慰情聊胜无”耶?

  明刻若《汉魏丛书》,(凡四刻,后出愈多,刻不精,然易得。)为子部大辏。(《津逮秘书》,古传记甚多,力能购者不成不蓄。)此外有《四子》、《六子》、《十一子》、《二十子》之属,皆坊间齐备,别的甚芜乱,(《汇刻书目》备载之。)今皆微矣。(《品汇秘笈》,删本,不好。)近时辰本有《十子全书》,(此书名甚陋,而习见价廉,中有善本,且皆旧注,惟批语不雅。荀、谢校《淮南》、庄校《庄子》,附释文,皆好。)盛行易得。至国朝人丛书,率皆精好,二孙(星衍、冯翼)、孔(继涵)、二卢(见曾、文弨)、毕(沅)、黄(丕烈)诸家尤胜。(聚珍版书亦丛书类,间有古子。)惟其书方式不一,不专子部,或止一两种。(《戴氏遗书》、《郝氏遗书》、《孔顨轩所著书》,竟是一人所著,而中有评释、古传记。)然此中有精校本、精注本、足本、秘本。学者过市,遇丛书可检其目,多古籍者万不可忽。(坊行《秘书廿八种》,粗恶误人,不成看。)